网络推广
房地产创业,梦醒时分
作者:念往昔    发布于:2020-07-23 15:40:44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用了五年时间,房地产界最会跑马拉松的职业经理人、青年导师毛大庆完成了一场创业长跑。不过最后撞线的姿
  用了五年时间,房地产界最会跑马拉松的职业经理人、青年导师毛大庆完成了一场创业长跑。不过最后撞线的姿势,令人唏嘘。   6月29日,优客工场和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美国上市公司Orisun Acquisition Corp.签订并购协议。Orisun的子公司将并购优客工场,并购完成后,新公司会用全新的股票代码在纳斯达克上市。   Orisun掏出去年上市时几乎所有的融资——4480万美元给优客工场。另外,现有管理团队还会继续运营新公司。优客工场所有的股东和管理层,能拿到新公司7000万股普通股。这些股份,大概是优客工场预计发售的所有股份的一半。   这种方式在美国叫“特殊目的收购公司”,其实就是借壳。一些没有实体的上市股权基金投资公司,到处寻找估值合适、急于上市融资的企业收购合并。收购完成后,基金公司背后的投资人可以得到目标公司的一部分股权。   Orisun就是这样一家基金公司。它在2018年10月成立,10个月后就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了。子姨查了下,这家美国上市的基金投资公司背后有很多中国人的身影。   招股书说,首席执行官陈伟女士1989年开始,在中国海关总署工作了20年。2009年以后,开始通过家族办公室进行投资。她背后的公司,叫恒力控股有限公司。她最重要的合伙人,分别叫林楠、林贞奇。   福建莆田人林楠是这个神秘公司的创始人和总裁,他说自己在香港上市公司荟萃国际担任过首席执行官,同时担任过多家公司的总裁,这些在公开资料里都找不到。   他还说自己曾是中国超大型央企中国华阳经贸集团的执行总裁,这家公司,其实是个冒牌央企。陈伟、林楠、林贞奇设立的公司,很多都被吊销、列为了失信被执行人。   中国上一轮创业浪潮里涌现的明星企业优客工场,就跟这些神秘富豪走到了一起。毛大庆应该对这些人很熟悉,但现在他已经等不了自己上市了。   在创投大潮最顶峰的时刻,优客工场拿到了30亿美元的估值。到去年九月底,优客工场一共有7.2万个工位。按照这个估值,一个几平方米的工位,估值就达到了4万多美金。   浪潮过后,泡沫很快褪去。一年半过去,优客工场现在的估值变成了7.7亿美元:   160亿人民币的估值蒸发了。   这中间最大的变数,是全球联合办公企业中最出色的代表、模范生WeWork上市失败、估值崩塌。在美国,WeWork已经被看作是Theranos的同类,后者被认为是硅谷最大的诈骗公司。   为了把7.2万个工位培育成熟,优客工场5年来一共融了60亿人民币。这些钱,没有让他们盈利。最近三年,他们一共亏损了14亿人民币。平均下来,每个工位每年亏损:   7000元。   如果想挽回损失,优客工场只能把所有的工位都设立在北京、上海、深圳的核心商务区。但他们的触角,早已伸向了拉萨、乌鲁木齐。   所以联合办公到底是不是一个好生意,软银用在WeWork的100亿美元的损失、毛大庆用自己的浴血上市,已经向我们证明了。   毛大庆不是一个人在战斗。他身后站着一批房地产行业的冒险家、掘金者。   在优客工场狂奔之年,他们接连并购了洪泰创新空间、无界空间、爱特众创空间等一堆联合办公品牌,这些收购只付出了极少的现金,大多是股权置换。从现在的上市结果看,这些股权能变现多少真不好说。   洪泰创新空间的创始人王胜江,曾是SOHO中国的营销副总裁,wedo联合创业社的创始人蒋凌广是从制造业冲到联合办公领域的冒险家。   2015年毛大庆从万科辞职的那一年,是一个狂热的年份。做一手房代理的房多多,突然要去美国上市,爱屋吉屋在这年融资了几亿美金,他们都声称要颠覆房地产行业。   他们从不同领域,汇集到了创投大潮中。后来,爱屋吉屋毁灭了,房多多的业务模式调整了一圈,最后发行挣钱的还是做新房代理。一位联合办公的创始人在创业几年后,也沉痛地对子姨说:   做到最后,发现这个生意模式还是二房东。   这曾是他们极力否认的标签。   毛大庆曾说,他不太赞同把创业文学化——不是非常浪漫非常时髦,就是抛家舍业、妻离子散。这会显得创业者们很幼稚。   像乔布斯这样改变了世界的创业者的确是少数。大部分创业者改变的,都是自己的财务状况。比如WeWork创始人亚当·诺伊曼,在IPO之前就套现了7亿美金。   与这个数字相比,毛大庆在借壳前套现的4亿人民币,应该算是很客气的了。

本文来自:http://bm890.cc

脚注信息
Copyright (C) 2013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. 安信4娱乐集团版权所有